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春词

冯唐在《三十六大》里面说,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他还说,煲汤比写诗重要,自己的手艺比男人重要。

我好像记得,我妈也说过类似的话。


那天老妈生日,姐姐一大早打电话,烟台下雨了她说练车取消了,想回去给妈过生日。

家里的日子过得简单,妈总说其实年不年节不节日的无所谓,只要是能一家人聚在一起就足够了。


预报说明天威海有雨,早起闭着眼睛仿佛嗅到了早春雨后泥土的芬芳。之前常在外面出差,每到一个新的城市下飞机后一定先给她打个电话,她喋喋不休的跟我说我所在的城市天气怎么样要我多注意,现如今我每天习惯性的看看我所在的城市和家里的天气,惦念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关心和他们有关的一切,人需要心里有着记挂才会有力量。只有这样,也许才能在这起起伏伏的人生里寻到依托。


周末去颐和园赏花,原以为西堤春雪应该是一望无际的桃花香,可桃花璀璨的来过又轰轰烈烈的走了。他们说樱花是象征日本的武士精神,在最灿烂的时候飘零。开至芳华悄然坠落的岂止是樱花一种,到最烂灿的时候戛然而止的大有花在。我总觉得生命在这个时候真好,他尽力微笑且不被挽留。开始时无所顾忌,结束时不被牵绊。


错过了北京初一的瑞雪在这个城市里大半年没有看到降水,沙尘暴或者雾霾来的时候总为街头那些孩子担心,无法尽情奔跑努力微笑地日子仿佛身居牢笼。

年后回来每夜加班到深夜,天气好的晚上就慢慢地走回去,北京的夜生活随着气温的升高逐渐的发酵,那条马路每天夜里伴随着酒醉,伴随着哭泣,伴随着流泪,伴随着疲惫,伴随着甜蜜,伴随着温暖。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得这个城市。能够静静的旁观或者参与狂欢也许都是生活。现在的人总是懂得的道理比执行的准则要多得多,知道的越多恐惧的越多徘徊的越久,其实人生哪有那么复杂,时间是一条奔涌向前的大河,没有回溯不可挽留。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所爱并且尽力去爱,也许就足够了。


这应季盛放的花跟着一场风一阵雨消失殆尽,脚下红泥许是昨日枝头欢颜。季节就是这么匆匆流逝,饱满的开放灿烂的消失。记得老家的门前有一株杏树,从一朵杏花开到最后一朵杏花落毛杏长满枝头的日子里,我每天都欢欣雀跃的来到花树下,等待那场终结这个季节的风到来。妈总站在你门口笑意吟吟的看着我。任何诗词到今天都显得苍白无法形容那段岁月那段时光里深沉的宁静。不必拥堵的看花没有手机没有修图软件,一场雨一阵风一树花开就已足够,这些心事不必和任何人去分享。


你门间经过,发髻簪花一朵,那窗前的鸟儿叫了一个下午,他都无心欣赏思绪跟着你远走,太阳打在身上,可能如沐春风的感觉就是这样。


30 Mar 2015
 
评论(2)
 
热度(17)
  1. 骆驼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