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往事依稀浑似梦   都随风雨到心头


 
16 Nov 2018

必经的路

所有不再钟情的爱人

渐行渐远的朋友

不相为谋的知己


曾经我在人海中独行遇见你

如今我们各自回归人海

没有意外

没有惊喜

没有关系


谁的付出不是礼物,这一生的苦与乐仿佛路灯,常伴左右。

一早收到hr的微信,公公去世,请了一周丧假。

前阵子老人查出来食道癌,她老公请了半年的假,整个人瘦脱形,她每天上班,下班接孩子,晚上去医院陪老公,有的时候觉得人真的很强大,曾经你害怕觉得没有办法面对的,等到了那一天,你也一样面对着。

这个世界上一些40岁的职场人,上有老下有小,房贷要还,孩子上学,老人得病,活着累,不敢死。

有的时候也搞不清楚,负重前行,人为的是什么。

如果一定要...

 
08 Nov 2018

无题

要有多么勇敢的好心情才能抵御十一月的寒冷

树叶的相聚与离散就在同一个下午

容易钟情的人,也最无情


生活常规的状态是柳暗花明并无一村

你习惯失去的时候也失去了拥有

到头来大梦一场,没人愿醒


在宗教里相信,在哲学里怀疑

我明白语言是利刃是解药是救世主也是恶魔

却还是没有人能告诉我

拥有与失去到底哪一个更深刻


你说的都对

任风再大,我也上不了九霄


02 Nov 2018

欺你还是个少年

何为幸福?

带着这个问题我在这个城市里呆了8年,稀里糊涂的创业,稀里糊涂的生活,也被现实裹挟,也遇到过爱情,也曾想去漂泊。

可是最近,我越来越不喜欢眼下的生活。

身边的大多数真的很忙碌,包括我自己,现代人的忙碌是一种麻木的踏实,这种踏实也丧失了真实,在这种拥挤的,默不作声的忙碌里崩溃,看起来每一个人都很正常,说笑,打闹,在朋友圈微信群酒吧影院社交,表面上和和气气,实际上心情已经糟糕到一种程度:

这种麻木,不会摔门砸东西,不会流泪歇斯底里,只是偶尔不太想说话,甚至忘了怎么表达,

不太想活,也不愿意去死。

我面试几个小朋友,总想问他们想要什么样的人生,有一些想的清楚的,告诉我想要学习想...

 
18 Sep 2018

你一直认为是他不懂你
其实只是他不爱你

 
29 Apr 2018

此刻狂风呼啸而过

2010年9月11日,我离开长春来北京。

北京九月的清晨,月季花浓艳。

今天是第七年。刚好七年。


端午节的时候重新走了一趟呼伦贝尔,到达海拉尔的那个晚上,半夜我在酒店房间窗边站着,酒店挨着海拉尔的火车站,火车轰隆隆的经过。

我心里默默的数着火车来往的声音,然后平静的睡了一觉。


六年前大学毕业,在春光肆虐的六月去了一趟呼伦贝尔,也是那个季节那种风,也是稠李子花开的很茂盛的时候,那一次没去呼伦湖,没走界河,没去看中俄边界的落日,那时候对未来一无所知。

这次重游呼伦贝尔,重走根河,重遇白桦林,我对白桦林的喜爱从第一次到额尔古纳开始,修长,干净,洁白的树骄傲的成长,边境的风吹过来,...

11 Sep 2017

那时我们还年轻

尘世上那些爱我的人,用尽方法拉着我,你的爱却不那样,你的爱比他们伟大得多,你让我自由。

       他们从不敢离开我,怕我把他们忘掉,但是你,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你还没有露面。

       若是我不在祈祷中呼唤你,若是我不把你放心上,你爱我的爱情仍然在等待着我的爱。...


08 Aug 2017

六月额尔古纳的白桦林
为了白桦林

 
23 Jul 2017

根河
大兴安岭的麋鹿

 
23 Jul 2017

夏日 北京 雨后 花丛

 
23 Jul 2017
1 2 3 4 5 6 7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