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你会换一个名字,换一个身份,从新生活

我说妈,他的病怎么样了。

妈说,你初五从家走的他初六去的医院就走了,安详没吃什么苦。他到底不知道自己的病,走的急,这样也好,算是好福气了,他无儿无女没有任何人可以去拖累的,他也没拖累着谁。

挂了电话,我泪如雨下。

 

Hi,

伙计。

我这些天夜里多梦,甩着大鼻涕入睡前我也想过是不是哪天你会出现在我梦里,那个场景是那样的:春天的风没日没夜的吹着,干燥的阳光里似睡非睡的午后你蹲在家门口晒太阳,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你身边坐着那条瘦高的白色牧羊犬,我的个子刚刚到你的腰穿着脏兮兮的白球鞋流着鼻涕贱兮兮的跑过来摸了一下你的光头,你做了个要打我的手势,我撒欢的跑向远方。

蚂蚱懒洋洋的卧在石板上晒太阳,风毫无节操的吹过来,你眯着一双眼睛马上就要睡着了,我屏住呼吸要去偷掀你的帽子,得逞后得意洋洋的扣在我的脑袋上飞一样的离开。

你的狗在后面撵我,你彻底是睡过去了。

 

关于生死的理解总让我变得更勇敢,不知道谁说过吃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的鬼话,但确实他是对的。这些年我渐渐的碰见很多蛮横焦躁的少年,包括我自己,也看到了很多充满想象力缺乏执行力的青春,我经历了许多屁事,在努力的践行着我所谓的理想主义和实用主义的生活,我放弃了很多可以平静和你们聊聊天的时光,也错过了很多彼此了解相互懂得的过程。

我唯一不敢轻易辜负的是我的时间,这个自私懵懂的时代,这个自私懵懂的少年,她在一次次生死别离中慢慢的想弄清楚很多含义,她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

 

你低头在菜园子里除草,我把书包撂倒屁股后面痞子似得跑到你的菜园里摘了一根嫩黄瓜脆生生的嚼起来,“作业做完了么出来闹?”你看我一眼又扔过来一把菜地里的野草,我颠颠的跑到白百合的花丛里鼻子凑过去闻闻揪了一朵扭头就跑,你在后面你站住你站住的喊着——

我觉得花香都要把我迷晕了。

 

姐姐说她走后姐姐曾想过有一天她有能力了会好好照顾你,后来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成了人家的妻子人家的妈妈家里的琐事缠身,很多时候忘记了自己曾经的念想,没想到时间一晃七八年,还是冬天你也走了。我相信这个世界我们会无法弥补很多人的爱,也有很多人无法偿还我们的爱,人生总是太匆匆,时间这个小偷偷走了你的青春年少你的精力热情你曾经的赤子之心,他总在告诉你幸福的涵义是真心当下和尽可能的珍惜你身边的人,他试图说服我们理解我们的生活和我们自己,怎奈俗世喧嚣,每个人都同意义正言辞的站在自己的立场大声的呼哧,如果没有爱、忍让、彼此牺牲和换位思考,如果没有你理解的生活和你要去面对的勇气,那浑浑噩噩的一生,是否可以真的有颜面去面对那些赤诚的感情。

你要快乐,要好好的生活。

 

我趴在晒得温热的平房上画画,天边又看不的火烧云,晚上的云彩映的你的脸红彤彤的,你站在院子里喊着,喂,然后摆摆手让我过去。

我一口气冲到你家门口踮着脚尖去开门,你和她桌子上摆着一个开好的甜瓜,你笑嘻嘻的冲我挤眼睛。

那我给我姐带一个好不好。你撇撇嘴,还有这样的,来吃还要来拿,说完了就往我手里塞。

哎呦,你们最亲了最好了。我话还没说完就抓着两大块一溜烟的往自己家跑。

我不知道你们在背后,是不是笑意盈盈。

 

他们说这个世界是有轮回的。

你们会换一个名字,换一个身份,从新生活。

我希望她这次没有心脏病,可以大声喊话不会害怕激烈的情绪,你会少喝酒不会留光头没有兔子牙,你们有自己的孩子,并且可以白头到老。

我希望我遇到的每一个人都珍惜我,我珍惜我遇到的每一个人,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明白重要的含义,都能理解人生是什么样的。

30 Mar 2013
 
评论(5)
 
热度(30)
  1. 空气线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2. 冰是睡着的水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3. 老湿人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4. 恨的花兒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