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卑微的像条狗

但凡曾失去

但凡未得到

总是最登对


北京的杨絮引发了蟹岛的一场大火,北京的春天就在这场大火中熄灭。

我结束了长达四年半的一段感情,开始骑车,学琴,喝酒,读无用的书,唱散漫的歌,在漫无尽头的工作里麻木自己。

朋友说他发现身边那些学油画学钢琴装裱美好的女人大多数单身,我想了下最近尽力表现多美好的我自己:

有的时候我们努力的炫耀一个人的美好,可能只是努力的让自己忘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多么美好。


谁不曾每天清醒的跟自己说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夜里独处时瑟瑟发抖无数次想敲出那个电话号码卑微的像条狗。

你能怎么办,爱过他,那毕竟是你的岁月你的青春。不管你多强势要求自己多坚强,你也要给自己悲伤的权利。


最后一次和你平静的聊天,你说也许我需要的是一个更有安全感在物质在事业上能给我更多帮助的人。

我从来没奢求过别人可以给我什么安全感,这些年的经历我已经不害怕面对任何情况,而我所奢求的不过是一个可以一起成长一起面对的人。


创业这几年自己趋于麻木的状态,遇到的不算太坏也不算太好,那些困境中的帮助,顺境里的背叛,那些离开,那些善意的承受,对于人性的复杂和纠结也曾无话可说,甚至很多时候隐藏愤怒忘了悲伤,我痛恨所有自怜的状态,所以在谷底的时候也咬紧牙关不想示弱,很多时候只是怕一旦开始示弱整个人就沦陷,不如就这样坚硬着吧。

身边的朋友逐步中年,开始见证着各种各样的危机,你曾经参加过他们的喜宴,也见证他们的分手,你生活中也有像恋夏500天里一样的summer,也有那个你爱了很久终于失去的人,你或者失去过对自己和对生活的信仰,也或者被生活欺骗过,千疮百孔,你可能在大城市里不安,在小城市里不甘,你看着他离开你终于收获幸福——

迷茫是人生的常态,就像孤独是必然的,不要害怕,这既然是人生的一部分,那就接受。


我曾经因为跑得太快偏离生活,失去对生活里很多美好的感知,我也曾在泥泞不堪的岁月里不敢低头问问自己的内心,曾忽视生活不敢问初衷。

不管你眼中的成功或者成熟需要的状态是什么,在我看来在做事,在成长,在学习与自我相处,拥有朋友拥有兴趣拥有爱一个人的能力——

“保持热爱,保持憧憬”这就是最好的状态。





02 May 2017
 
评论(4)
 
热度(11)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