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虎穴之外,蔷薇丛生

(一)致大健

哥们

今天的月色很好。

我特意赶了一段远一点的路回家,下车发现路边的蔷薇冒出新绿心头一阵惊喜,想起去年春末穿着碎花长裙招摇跑去蹭侯鹏洋那图书馆的情景,我们午后坐在校园的水池旁边,喜鹊站在枝头,池里有两只鸭子和几条偶尔要证明存在的鱼,那鱼儿太胖了以至于跳不起来只能使劲露半个身子,我们抬头从树缝中看斑驳的蓝天,绿草幽幽,在喷水阀背阳处能看到一小段彩虹,欢欣雀跃。

你那次来的时候跟我去菜市场买菜,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拍,你技术那么差拍出来的片子糟糕的要命,我在厨房下厨你拿着相机进来,饭间喝着啤酒你忧伤的给我讲你那些不得善终的爱情,我一边喝酒一边忧伤的说老娘活了24岁连一支玫瑰都没有收过,我爱过的那个男人没有鲜花没有蜜语我们悄无声息寂寞收场——

你一本正经充满同情的跟我说妮子等哥明年给你买花。

后来我收到一大束白玫瑰,我终于在一个仅有三个女生的公司里在其余两个姑娘酸溜溜的表情中扬眉吐气了一次,我迅速的给你打电话你傻呵呵的说哥想了想还是不大敢买红玫瑰,我结结实实的在众人猜测揣摩四处询问小道消息的过程中虚荣的满足了一把。

然后我想,啧啧,还是兄弟亲呀。

 

后来我明白那个男人没有给过我香水和玫瑰,但是他给了我吹风机镜子拖鞋和暖宝宝。

 

一阵风吹来的时候我会想你的大漠和江南是不是也有一样的风,有没有哪个姑娘给你骑马唱情歌,塞外的风雪里你有没有碰见过从世外经过的流星,你看过多少次日出日落喝多多少烈酒,你是否也还温柔而哽咽的思念着你深沉而胆怯爱过的姑娘。

我无法用什么言辞来慰藉时光和告解青春,这趟单程旅途注定只能往前走,以往之不谏,来者之可追,浮游天地沧海一粟中有幸我们相识曾经安慰取暖度过那一段青春,侯鹏洋说:

我就记得你是短发,每次拉开我们班的门卷子摔倒我桌上喊一声“宋伟健,拿卷子!”就走了。

我想了想,可能那时候他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二)

       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In me, past, present, future meet 在我心内,过去、现在和未来 
  To hold long chiding conference. 商讨聚会 各执一词 纷扰不息。 
  My lusts usurp the present tense 林林总总的欲望,掠取着我的现在 
  And strangle Reason in his seat. 理性扼死于它的宝座 
  My loves leap through the future's fence 我纷纷的爱情越过未来的藩篱 
  To dance with dream-enfranchised feet. 梦想解放出它们的双脚 舞蹈不停 
  In me the cave-man clasps the seer, 于我,穴居人攫取了先知, 
  And garlanded Apollo goes 佩戴花环的阿波罗神 
  Chanting to Abraham's deaf ear. 向亚伯拉罕的聋耳唱叹歌吟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Look in my heart, kind friends, and tremble, 内心颤栗,不曾告解 亲爱的朋友
  Since there your elements assemble. 那里才是你本来的面目

我错过了几场春雨夜里伏案读书的心境,在这个布满汽车尾气和尘埃的城市里寻找自我,后来某天,某天在梦里坐在江南的乌篷船上,在软绵绵的江南里在杏花春雨里,在炎炎烈日底,在秋风萧瑟中,在冬雪皑皑时,在杏梅芬芳日,那些悲伤的男女都在耳边唱着: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承认吧,我们渐渐长大,少去浪漫。相信吧,人们避免不了那些哭泣的时刻,还有那些寒冷的冬夜,也拒绝不得那些温柔的怀念,以及这不可抵挡的春天。

在百花盛开之处,愿春天与你重逢。

26 Mar 2013
 
评论(9)
 
热度(23)
  1. Always With Me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2. 萱草微花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3. 倾心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4. 天宇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