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凭君料理花间课,莫负当初我。

汤显祖在《牡丹亭》的《题词》里说:“如杜丽娘者,乃可谓之有情人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纳兰有首《虞美人》:

凭君料理花间课,莫负当初我。眼看鸡犬上天梯,黄九自招秦七共泥犁。受狂那似痴肥好,判任痴肥笑。笑他多情与长贫,不及红尘衮衮向风尘。

 

凭君料理花间课,莫负当初我。

19年前,一个叫周星驰的演员演了一部叫做《大话西游》的电影,讲了一对痴儿女的故事,有个女子在一个叫至尊宝的男子心底流下一滴眼泪,这个男人为了她放弃了自由想给她一份一万年的承诺,而爱情故事里的海誓山盟林林总总难免殊途同归,要么在一起,要么各自恩爱。

这部后来被奉为传奇的影片当年在国内票房输的一塌糊涂,19年后,紫霞嫁做人妇,至尊宝已经两鬓斑白,青春像韭菜一样被割了一茬又一茬,那些不明白那滴眼泪在心底有过怎么样发酵的男人女人终于明白若干年后在深夜饮酒,那些杯底和梦里反复提起过的呼啸的青春,如今面对着各自平庸的现实,彼此有着多么深的感慨和无奈。

很多人记着那个曾经在心底流过一滴泪的女人,却再也没有机会重新说一句我爱你,一万年的誓言在19年的沧桑后无人敢提起,好在周星驰重新拍了一部《西游降魔》,不去争辩故事是否平庸里面的人物炒了谁的剩菜冷饭,我们只想好好的重新对他说一句我爱你。

先不妄评段小姐身体里有多少紫霞的影子,那个光头的和尚粗浅的想要说起的那句大爱与小爱的含义可不可以表达出那些绵绵不绝的情愫,谁都不在乎这些。我们在乎就是那句等了19年后想要补偿的我爱你,等的就是那个重来一次的机会,仅此而起。

你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或许有一些可以重头再来的故事,不过人生永远都只是单程车票,我们错过的爱情和失去的青春,我们消散的梦想和落脚的平庸,永远都没有一次,再说一遍我爱你的机会。

 

爱之所以美好,在于他肯为之付出青春做出牺牲,至尊宝为了它舍弃自由去偿还那一滴嵌在心底的眼泪,段小姐为它万水千山只影随君去,19年后的周星驰也许明白,他的理想仿佛时段小姐的那般——

“我有一个小理想,就是可以找到一个如意郎君,跟他生一个小宝贝,跟他简简单单的过日子。”

 

2013年2月。

北京的天气糟糕到让人觉得自己是活在吸血鬼电影里昏暗难耐的鬼城中,夜里的路灯打在充满异味的雾霾中,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这个年龄仿佛注定尴尬,一无所有却又难以拥有,你仿佛一夜之间意识到原来事隔多年殊途同归各自平庸,理解了很多时候需要一个人去走路以及执妄相,明白成长需要时刻迷茫时刻重生。

那些想要打破规则的少年终于遵守规则,那些需要理想的儿童终于失去理想,这个世界总是存在绝望然后会有希望,总是经历严冬才能够理解明媚,这个世界多么需要那些可以懂得会愿意真的懂得、那些能够明白却坚持明白的少年。

不过少年,

好在春天,春天就要来了。

 

有个姑娘问,很喜欢张国荣么,喜欢什么?

我想了想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21 Feb 2013
 
评论(9)
 
热度(54)
  1. 土土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2. 钦寻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3. llsz.ok@163.com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4. 林夕乐园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5. 最美的时光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6. 千岩有梦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7. 归去来ao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8. 暴躁的兔子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