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所有的路,都是必经的路

《波兰来客》 ---北岛

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关于爱情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有天夜里和一个大朋友通电话,他慢慢的说自己的生活索然无味到了那个年纪似乎有些厌倦正在消失的热情和慢慢衰老的渴望,他说时常迷茫——

我在这头傻笑,我说您功成名就家庭幸福物质丰盈你也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了也会迷茫么——

他轻轻的说,晓妮,在我像你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曾物质匮乏精神丰盈的努力去生活,过了你这个年龄之后我也遇到过诸多的迷茫,后来到了我两鬓生白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人这一生都会遇到他无能为力的现状和需要寻找的明天。

 

 

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再迷茫,但是当我到了二十岁的时候我还是很迷茫,后来接近25岁的我终于明白生活本来就是一个不断遇到问题和寻求解决的过程,而这一生都无法摆脱的是不同年龄的我们遇到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困惑。

 

 

我看到过一群大男孩捧着酒杯掉眼泪,有一个人他抱着酒杯醉态横生的问我知不知道一个梦想成为scientist后来成为了engineer的痛苦,他说你看看你不懂,女人你知道什么叫梦想么。

我无心去争论这个世界上的男女谁拥有做梦的权利,我想了想曾经我也在深夜痛哭,为那些正在慢慢死去的青春和那些渐行渐远的过去。

我讨厌无能为力的感觉,但糟糕的是这种感觉会伴随我们一生,或许我们认为可以把人生的轨迹妥善的安排在我们要制定的计划里,且不说那些生死爱恨相遇离别注定的天意,就是那些人为的左右我们都很容易的去摇摆和忘记。

 

承认吧,很多时候我们都完全忘了自己在忍耐一些东西,生活让我们很容易的让我们认为理所当然,人民理所当然的等待政该去做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奴隶,你理所当然的认为青春易逝生活的骨刺把理想戳破的时候青春已死,当我们变成一种状态一种习惯,甚至都忘了那些应该拥有的尊严和理直气壮的去寻找我们活着的意义——

除了活着,或许还应该有所创造。

 

 

我见过一群少年在生活之外围观,我们都以为自己承担不起以及经历的过多,实际上我们低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以及高估了现实的粗糙程度。我爱的少年他应该是随时可以扬起风帆去远方,背着背包去出发,他不是放下责任,除了对这个世界包含好奇以外或许他尊重原则但是不禁锢于世俗,当有人跟我说,他不敢再有自己的梦想的时候,我觉得,或许他失去的不仅仅是青春,有可能是人生。

人生永远都不是一口气就可以跑到底,你以为上路不需要你目的地看风景的心情能够好一些,或许你真正走过了发现,如果不在乎目的地,也没更能看清沿途的风景,往往是在选择和岔路迷茫,失去了看风景的最好时机。

 

 

他们说真正的爱情是,和他在一起,活着的时候不怕死,临死的时候想活下去。

女人都希望自己可以预见这样一个男人,他有耐心,有责任心,有幽默感有孝心有能力,他都能理解她尊重她懂得她陪伴她,他可以不说好听的话但是要做好看的事情,这就是Mr Right了。

其实女人不需要你说一句多穿衣服或者戴口罩来关心就爱上你的,因为这些事情不是叮嘱就有的,她其实需要的是要买回家的票的时候那个男人肯为她早起刷票或者熬夜排队——就像刘若英的那首歌里说的,你不要送花给我,请给我实际的承诺。
其实女人是这样的动物,她们告诉理性,所以她们更现实和物质,她们开始爱你的时候就善于比较,不光是比较她们自己她们也在比较男人,尽管全天下的女人都知道很多感情不能拿来比较,但是她们还是会比较。而不管到什么年龄的女人,都会在努力地分辨自己的内心和自己的需要。

女人都以为自己可以在恰当的时候遇到一个恰当的男人,既可以谈情又能够实用,恨不得爱情来的时候男人就可以飞蛾扑火一样的奔向自己,可真的遇到了那只会扑火的蛾子你嫌弃他不会跳舞,遇到了会跳舞的你又觉得那不够热烈和真实。

或者都是女人自己理想主义的完美,你不给那只扑火的时间以学习舞蹈,也不给飞蛾舞蹈的时间以熟悉温度的时间却以为能够碰到那只尽善尽美的飞蛾。

而命运中总有些事是已经安排好了但是绝非那么恰如其然的到来,如此完美的镶嵌,生活中那些天然偶成的造化和那些日久天长的融合或者都是一半一半的奇迹,他不会就在那等着,他需要试探沉迷学习熟悉适应融合。

总会有那种总会挑剔嫌弃爱情不够深刻的女人,恨不得自己有全天下女人的美德,也恨不得自己的男人拥有全天下男人的美德。可她自己何时完美过,何曾一开始就沉浸过,又哪里有轻易地飞蛾扑火过,又有什么理由去要求这个世界按照她的节奏去前行?

感情本来就是一宗修炼,适应忍受厌倦最后是习惯陪伴理解懂得。

 

之前总想着,下一场雪,去北京的郊区看雪,每次时间和心情难以安排,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有做不完的工作,而我恰巧处于把工作当成生命的年龄,所以一错再错。

昨天到龙脉泡温暖,碰巧碰到小雪天,走在竹林里听着沙粒一样的雪粒儿落下沙沙的声音,脑海里反复出现哪句诗,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涅槃寂静。夜里在马场的星光下走了一圈又一圈,阴霾散去后京郊就是星空朗朗。早晨起来阳光从窗缝照进来碧空万里,站在阳光里眯着眼睛就贪婪地呼吸。

于善恶憎爱中,取种种相,做种种想。

 

一切都得继续,一切远没结束。

没有一种觉醒不带着痛苦,好在所有的路,都是必经的路。

 

02 Feb 2013
 
评论(14)
 
热度(107)
  1. 木易先生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2. 千岩有梦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3. 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4. hao.lee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5. 心雨聆听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6. 只影孤鸿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7. 濒临JIN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