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我爱你,你好

    死亡是每个人一生都要去面对的唯一结局,也是一个一直会伴随我们一生缠绕我们一生的话题,人类的生老病死以及文明的兴亡,会像四季一样循环往返,他既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不过在无尽的生生死死中有不同文明的兴亡消长罢了。

假如2012年12月22日的太阳照常升人们对爱恨的了解没有变化,假如那一天的黑夜到来黎明消失,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勇气和口气——

同那天的自己好好的道别?

 

第一次接触死亡这个字眼是在小学的时候,邻居的独居的老奶奶在去往老井打水洗衣服的路上跌了一跤突然离世,一个冷冰冰的秋天一间空荡荡的屋子,大人们挤在门前,我从门缝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遗体被整个房间挤满了冰冷的气息挤的难受,老人脸色青紫门前的梧桐上有夜猫子的叫声,哀悼伤悲怀念都无济于事,生命开始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哭泣一群人的欢乐,离开的时候或许是一个人的平静一群人的哭泣。

生死仿佛是一个人的事情又不尽然,在人生所跨越的这区区的几十年的时光和历史卷帙浩繁的巨大工程相比不足一提。

 

圣人说向死而生,随着年龄的增长相聚别离是个永远都逃避不了的话题,只是有些别离来的仓促,一别一生。

在不断拥有经历、生活的一生里,不断失去青春、鲜活,相逢和别离注定是生命的两极。现代人解释的玛雅人的传说中说,或许有那么一天,整个世界一起经历黑暗恐慌灾难失去和生死。

有朋友问我,末日来临要怎么办?

每个人都有它的末日,或早或晚都会到来,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我们能否面带表情依偎所爱同这个世界平静的分手,说一声,

我爱你,再见

 

 

我爱你,慷慨与冒险全都消失了

 

上邪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古诗词里有梧桐秋叶琵琶,还会有生死相随的恋人,那些可以吓跑冬雷夏雪打开天地的誓言超脱了生死,在千年的文明中永生。

死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饱受诟病,同爱情和牺牲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往往高调开始,卑微收场。

这个快到人们都没有时间用心去了解自己的年代更加没有耐心去了解彼此的爱人,寂寞取暖卑微求爱,高调的开始和分别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的闹剧,我们看着别人经历着感情里的背叛与欢欣,诚实与虚伪,媒体无限制的放大恋人们分别后对彼此脆弱的耐心,在感情的世界里曲折越来越多迷途的人越来越多,加以爱情的名义以爱行凶之人比比皆是。

有个挑柴的匹夫和一个织布的女子相守一生,那些个街头巷尾牵手散步的老人,你不要去管哪个明星和哪个明星分手了谁与谁道别了,只要你父亲还握着你母亲的手你爷爷与你奶奶风雨同路几十年,只要你明白你眼下与你一起吃苦一起享乐一起经历岁月的人是懂得与陪伴你的人,我们就应该相信爱情。

张国荣的歌词里说,我们拥抱着着就能取暖,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即使在冰天雪地的人世间,遗失身份。

死从来都不是一件值得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那些不畏惧死以及不渴望生的人生和爱情。

你知道,

我爱你,用生用死去证明都不敌——

我爱你,肯用一生去证明。

 

 

多年后我们风尘仆仆从过去赶来,每个人都在按部就班的行使着这一生的权力和义务,我们想从经历中得到真理从理想中找寻存在,死亡随意被安插在通往结局的路旁,假如我们离开之前没有善待那些爱我们以及我们爱过的人,假如离开之前没有拥有过真实的自我,假如这一生没有歌唱没有舞蹈没有真实的拥有所爱,那么生与死,对于每个人而言有什么区别?

倘若人生是一个注定要失去一定在寻找的过程,死亡能够给我们的意义就是时时刻刻的提醒我们,我们需要的是什么,那些和空气一样重要阳光一些美好那些比血液还要温暖的东西是什么,是能够打败时光跨越生死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是这一生所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位置。

 

我爱你,勇敢和坚韧都要开始了

 

一个流浪的少年看到冬天莫斯科广场上飞舞的白鸽,千里之外拉萨的佛塔下那个姑娘突然领悟,城市中央的街道等红灯的男人用打发着旧情人的眼神去打发时间,男子隔夜的情话已经冷透姑娘的心却还跳动不已,这个世界的这一秒钟有人出生有人死亡,医院里有喜极而泣的父母也有悲伤至极的子女,我们承认这一生不仅仅是去完成一个过程他应该拥有某些使命,对于生活而言,成为英雄或者成为富豪已经成为了时代的大众情人,仿佛公共厕所一般的为人熟知,很少有人爱一件事,可以像是恋爱般的感觉甜蜜。

人需要找到他愿意与之相处一生的事情,或者需要找到他可以承受一生的信念,那仿佛他要去相处一生的恋人那般重要,那般需要勇气与坚韧去完成。

我们从来不需要去打败时光与生死,他们从来也没有把我们当成对手,接受时光与命运无疑是我们最好的选择。接受命运馈赠的磨难坎坷考验欢喜,接受命运表达的爱、坚持与寻找,在生命的长河中顺流而下。

 

2012年来的不急走的匆忙,当我们意识到时间是个骗子总是悄无声息的带走一切的时候就意味着生命踏上了跑步机,当我们走出田野进入城市承担年少轻狂迷茫不安寻找归属的时候就意味着自我开始产生,当我们能够质疑能够选择有所思想的时候就意味着我们开始成熟,今后的路是平还是洼,身后是生是死,是一群人的狂欢还是一个时代的哀伤,没有人能够给出正解,而生活唯一需要我们明白的就是,希望。

且永怀希望。

 

我的宗教是生死无悔。

我爱你,你好。

 

26 Nov 2012
 
评论(6)
 
热度(29)
  1. 土土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风停了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3. Hygge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4. 光影流年 ヾ止于至善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