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请君惜取

 

想念匆匆到来,却迟迟不肯离去,那些话像鱼刺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咽不下去,望着一个人泪眼婆娑,却无法对他透漏只言片语。

那觉得那些岁月和情感都已经罹难,像躺在沙滩上已经被晒干的鱼,空洞的目光没有水分的皮肤,鲜活的生命已经离去,干燥的气息却形同魅影,不肯告辞。

古代故事里那些文人武士,慷慨就义的关节总是一脸的平静,生又何欢死又何惧。就像《四大才子》里面的文徵明,口中碎碎念“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的教条,生与死爱或恨在圣贤的的至理名言中已经不算做什么了。

读老庄,我总奇怪这个世界的浮躁和恐慌来自何处,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首尾相连的圆圈,从无到有从有到无,除了过程我们什么也无法带走和留下,至于离开以后身后的光环和名利,关你屁事,当你不在了,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了。

 

传说相恋十世的恋人,第十一世的时候,她等他,他未来,等到相间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的生活仍然如同春日放歌般的精彩。那一刻离开的人才恍然大悟,那些死死生生世世年年的承诺只是美丽的泡沫,下个轮回,不管有你,无你,都可以一样的精彩。

再譬如多年前心头空结的情殇,捡起了断了消息的你,一遍一遍的受着煎熬,按下那个号码沉默过后你轻轻的问,“你还好么?”“你哪位?”“是我。”“哪位?”那些多年已经结痂留下疤痕的伤口突然间又鲜血喷涌,原来时间不能让一个人呢死心,让心死亡的方式是无关。他的好与坏已经与你无关,正如你的好与坏他也不再担心一样,那些故事的主角曾以为念念不忘,那时光是一座坟墓,过去的每一秒都是墓冢里埋藏的故人,你爱的是死去的过去,放不下的也是,于现在的他无关,那些血肉相连的故事终于变成各说各话,各生各活。

好吧,我们终于承认想念是爱情的亡魂,心理学说每个人都有自残的意念,就像若干年前你会牙根发痒咬着自己的皮肤一样,疼痛让你感知你的存在,等长大了我们放过了肉体却不肯饶恕灵魂,一次次浴火,却忘记重生。

好吧,海誓山盟是最大的慌乱,因为无法相信会在一起所以要用承诺来捆绑。一次次对山水天地立誓。用来证明情比金坚。可不可笑,当年华老去,誓言斑驳相爱变成陌路,那些山水天地依然还在他们不在乎欺骗或者遗忘,反而是我们,一遍遍的喟叹。

所以我讨厌花言巧语的人,美丽的话说太多了会蒙蔽你的眼睛,一次真诚的作为胜过万句你侬我侬的蜜语甜言。

他们说在佛祖面前虔诚地求一支上上签,期待的事情就会发生心上人就与你结缘。每次经过一个个香火鼎盛的寺庙,看见大施功德的信徒高价买来开光的护身宝器,我都会冷笑,

若真的有佛,岂会在乎尘世的物欲和你的施舍,若无佛,你的馈赠又有何用。

基督教里有一句最有力的话是真主与你同在,这就够了。

 

最欣赏的那个女人叫卓文君,一刻美好的时光也不肯撒手,幸福到来就奋不顾身的把握,设么世俗的眼光什么牌坊,我对自己的责任不过是来过爱过感受过;恋人二心,也不愿意委屈自己半分,一份残破的爱,不如不要。

也许地久天长是一种诅咒,那不是爱是软弱,尘世间所有的情都是温暖自己的火柴,当感情变淡或者消失,争取过后于事无补由着他去吧,不爱就不爱了,即使你把他弄死,他还是不会爱你的。

离别后分手后,你是你,他是他。你们的人生从此时两根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如果他可以华丽的赶赴幸福为什么你不?那些曾经的我爱你不管是拙劣的骗术或者是曾经轻许的谎言,那都不重要了,甲之砒霜乙之蜜糖,得不到的不要念念不忘。

他不在,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而是因为你不是他的,他不是你的,仅此,而已。

生来不是为了死去,相聚更不是为了离别,如果拥有了欢喜和安心,又何必在乎何必纠结,你不过要了个过程。

 

我想,若不认清心灵的方向,每天浑浑噩噩,等不等得到世界末日又怎样?若没有生命力的感动和方向,是不是灭亡与你何干?其实,若找不到你来这个世界上的原因,人生只是一趟匆匆的归途,走向已知的终点和必然的结局而已。

铃兰花的花语是幸福降临,幸福不会自己送上门来,是要你去追寻和把握这个命题的解释就是,忘记该忘记的,珍惜能珍惜的,开始想开始的,有力的做好一切你能做好的,就可以了。

不空虚,不寂寞,不纠结,不理会。

如果爱,努力爱;如果活,痛快活。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请君惜取。

17 Oct 2012
 
评论(8)
 
热度(27)
  1. 子夜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LEE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3. 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