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花事奢糜——2011年5月

五月天,芳草地,那些开到花事奢糜的时光,那些生生不息的传说,是针对你还是我,亦或者是我们。

 

暮春时节,落英如雨。

长春的春天轰轰烈烈的来了,又轰轰烈烈的走了。

《旧约》上说,你原本来自尘土,你将安归于尘土。

落英无数的季节了,来自尘土,归于尘土。

 

 

从五一开始,今年的这个季节显得过于矫情,雨季来得过早,花默默地绽放默默的凋零,某个下雨天撑伞走在师大的杏花林里,看着簌簌落下的花瓣,起风时粉红色的花瓣漫天飞舞,想象着北海道樱花凋零的季节是什么风景。

还是谢道韫的诗写得好,未若柳絮因风起。写雪的句子,在这个季节里统统用得上。

 

庄子说,来世不可待,往事不可追。陶潜在《归去来兮辞》中说,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李白说,日月终销毁,天地同枯槁。

想到怒放的生命,就要承受凋零的炫美,所有的绽放终究零落成泥,再多的过往在繁华的季节到了尽头也会是一场樱吹雪,如果没有目光的交织停留,如果没有那一场视觉盛宴之后在心里的雕刻,或许所有的存在都只是没有证据的过程,对于一朵春花而言,开过了就是这一生最美好的证明。

我偶尔会在想这个问题,这一树一树的花开,到底有多少可以成胚成果,熬得过盛夏赢得来金秋,多少只是匆匆闪现?我相信每一个花苞绽放的时候都一定饱含深情,都一定欢欣热烈,都一定对要来的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想象。生命相对于漫长的岁月,只是卑微而渺小的存在,如果不倾尽全力的绽放,又怎能坦荡的面对这一季的时光?以微笑以沉默以眼泪去面对怎样的一声都好,只是无法无声无息不言不语没头没尾的去面对。

或许你真的无法强求所有的花儿,都可以一朵一果。但你可以希望所有的花苞,都有绽放的时光。

 

明朝有个叫唐寅的男子,写过一首叫《桃花庵歌》的诗,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唐寅最终没有风流的情债和三笑的姻缘,也没有一个叫秋香的好女子陪他上演那一出古今绝唱的精装追女仔的浪漫喜剧,那个男人委屈了一腔的才学辜负了盛年的时光输给了一场政治游戏,此后郁郁寡欢的种树卖画落魄江湖。

后来的我,我宁愿相信这个男人的一生曲折艰难却浪漫真诚,宁愿相信他得到有心人白首不相离,宁愿相信他没有为茶米油盐的事情烦恼,宁愿相信他与桃花相伴春色纯净四五好友指点江山。

爱春的人最容易伤春,爱拥有怕失去相得益彰,人无癖不真,可是癖好却又偏偏是死穴,这似乎是一个难题。

 

古人云,阅世越浅,性格越真,李后主便是一个,诗有别才,非关书。

  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

  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

  相留醉,

  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如果李煜是一个文人,写写字画画画,有个双鬓如云的女子给他磨墨拿纸,是不是历史上少了一个叫李煜的亡国奴也少了那些百代传唱的哀歌?

我读过无数伤春悲秋的诗词,这首偏偏最爱最应景。

每一年每一个季节,都有宠爱的花儿次第开放,你所不知道的生命周而复始循环往生,命运在时间轴的那一刻安排下了休止符,你也不知道,你不知道让你哭泣的春天让你流泪的落叶是什么原因离开到来,你也不知道,你不知道这一场花事是不是你生命里的最隐晦的那一段最动人的那一场,是不是你所能见到的最后一眼的春天,这些你都不知道。

无能为力。

人在无能为力的时候容易伤感咏叹,因为无能为力你什么都做不了,好吧,心情换诗词,深吟浅唱,换不了好江山一座,也至少在说在写。

这时候,任是无力亦动人。

 

暮春是个美好的季节,生命与死亡在这一刹那一起舞蹈,一起鲜艳。余华曾经这样解读过《活着》,

活着,在中国人的语言里总是充满了无尽的力量,他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叫喊,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苦难与幸福,平庸与无聊。

在花事奢糜的季节里,若不知生,且慢言死。

10 Oct 2012
 
评论(5)
 
热度(23)
  1. 小未的调调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2. 敏于思,杰于行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3. 伊底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把文言欢
    在花事奢糜的季节里,若不知生,且慢言死。
  4. 你是温暖,逆光而来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5. weichen34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6. 麦田的未来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7. 就..这么简单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