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那时我们还年轻

尘世上那些爱我的人,用尽方法拉着我,你的爱却不那样,你的爱比他们伟大得多,你让我自由。

       他们从不敢离开我,怕我把他们忘掉,但是你,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你还没有露面。

       若是我不在祈祷中呼唤你,若是我不把你放心上,你爱我的爱情仍然在等待着我的爱。

                                                                                            ——泰戈尔

       那时候我们在物质上极端贫困,但我们总是很快乐,有很多渴望,很多梦想,很多激情,我们从来不会认为自己贫乏,我们感觉自己很富有。

       那时你我都还相信自己正年轻。

 

       你今夜喝酒,来祭奠你逃亡的青春,我絮絮叨叨的讲了晚上和一个姑娘聊起她五年前在深圳一个人闯荡的日子,你说算了吧,三年前我们听着流亡的青春在摇滚和民谣里流泪,现在你看到遍地的流亡遍地青春遍地麻木不仁的神经,没有人在街头相互拥抱彼此体贴能够理解。

       我想给你一个拥抱,我想和你说说关于苍老的内心以及满怀希望的少年的故事,可有些东西哽咽在喉,不可发声。

 

     我喜欢的那个叫李安的男人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他说要脚踏实地的感谢别人给与的一切,不要把任何事情当成理所当然,人生有好有坏的,但是你要做你自己就好了。

     这个世间有很多事情是残酷的,有很多事情是改变不了的,所有轰轰烈烈的事情都是有限的,尤其在青春逝去之后。而最令人疲惫的事情是后面他努力相信的一些东西却一天天变得不可信,他需要重新来搭建他的价值观以及和世界相处的模式。

 

     我不喜欢浮华的少年在刚刚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就自以为明白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懂得巧妙地掩饰自己以及内心,我不喜欢一个人可以轻易地放弃自己的赤子之心,给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做好假设以及准备他必然的到来,也许这个世界诚如你所想象的那样,但是我们内心苟且以及无法充满能力的往前看——这个时候,我们就永远失去了前进的可能。

    人很容易忘记自己多么的卑微渺小,也容易忘记这个世界有多少事是不受我们的影响,也很容易忘了自己第一天上路的心情,更容易忘记实际上我们有做很多伟大事业的可能。我们容易相信目标、计划,却不容易为他们付出时间、青春,也不容易比别人多坚持那么一小会,慢慢到达。始终如一的目标不足以始我们的人生看起来昂贵一些,快乐一些,但是他确是快乐人生必不可少的条件。

    我不会过无所事事一成不变的生活,也不接受无计可施等待选择的节奏,我每天努力要去相信的东西我一定要达到,我的青春为之发热发光的东西我一定要去靠近,对我而言,就是这样。

    人生与世界并且如此狭小,一个有生机的人一定能够战胜那些不那么幸运的时光。相信我,一个人感到满足的前提或许不是因为他坚信什么,但是他有所坚信一定是他获得满足的条件之一。

    拣择但不经营,美丽而不浮夸,聪明能不自持。多么希望,和我一样的少年在我们经历所谓时光摧残世事浮尘以后都可以保持这样的笃定。

    还好我们正年轻。

     所以向前走,有春天,无所谓。

 

      我仅仅想和你分享我内心的感动和喜悦。

      四月天,杏花雨。

      别来无恙。

     鸟扑腾着翅膀从窗前飞过,很多个傍晚我屏息站在树下,等待晚归的鸟儿等待睡意来临。

      不管在千年以前还是在千年以后,四季都会和着她的节拍,缓缓道来,不管是东方的水边还是西方的山巅,生命都会按照一定的节奏朝暮交替。

      余年几许,前路如何?

     不如我把手给你,我们一起走去看看。


08 Aug 2017
 
评论(2)
 
热度(10)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