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年少轻狂
 
 

萨莉亚,谁能像我这样爱你

左小祖咒骚气又软绵绵的声音,萨莉亚,谁能像我这样对你。
我很少听这种准愤青的歌曲,但是那一句却久久挥之不去,中国文人的风骨几近无存,剩下的是满腹的雪月风花和恃宠而骄。那些是青春期的荷尔蒙,你都不知道这种阴阳怪调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可能是因为那些对生活调侃的语气,契合着暗自为自己捏了一把汗的大伙。
你也说不清谁思考了生活,谁驾驭了自我,谁在这磅礴浩大的思潮里坚守,谁全身而退,那个醒着的看着众人醉倒的是谁。
可是,不管是萨莉亚还是茱莉亚,他还是爱过你的。

朋友说杭州的花马上要热烈了,问我要不要赶回去看花。
我眼前出现两年前三月的早晨太子湾阳光明媚水仙开到梦里,河坊旁边小街的青年旅馆门口摆着一排排花盆里面的花开的鲜艳妖娆,白天很多美院的学生坐在下午送来的阴凉里写生,春天把气氛调节的很好,骑车走在去西湖的路上玉兰花开了一树一树,很多个雨夜老胡的咖啡馆里面的香味飘到了山顶,那一盆兰花绿叶青葱,那些出差的夜里总是晚睡,酒店的灯一晚上一晚上的亮着,隔壁的房间半夜里有人窃窃私语,城市的夜晚,失眠的人群,沿河蔓延的花,慵懒着走到西湖的心情。
曾经有一个人眯着眼睛晒着太阳跟我说,以后要去一个慵懒的城市喝茶看花举着相机拍路边的花姑娘,在北京无数个被雾霾笼罩的早晨,我起床看北四环的天,对于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日子的怀念就好像是你印象中反复出现的故乡的春天里那个奔跑的女孩,陌生、遥远,却刹那间闪现,无法自拔。
去而复返,失而复得。
这可能最让人饱含热泪无语相持的吧。

新闻里说文章和马伊俐的爱情,一晚上我们来不及唏嘘自己的生活为三个人的生活操碎了心,马航失事之后忙着拷问的媒体和忙着点赞点蜡烛的网友终于开始了新的一轮运动,社交网站廉价的同情心廉价的娱乐精神廉价的仪式感,我们所有的人都在看别人的笑话,偶尔回头看看自己的生活,嬉笑怒骂的好人说完了自己的良心发泄了自己的愤怒转身开始调侃下一轮可以称之为狂欢的焦点,世界融融恰恰,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有人死了,我们忘了死于何事,有人落泪了,谁在乎他们痛苦什么。
我希望我们可以关心空气粮食和水,可以在乎我们的孩子在乎我们的健康,我希望在世间追逐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偶尔停下来回看我们经过的那些时光,比希望和未来都要昂贵的是当下。
你爱年轻的时候所有的愤怒,我一直切切的希望自己在与自己相处的过程中学会平静,希望能够静坐去感受春天绽开的玉兰,理解季节,珍惜生活,在庸庸碌碌的日子里我们错过了很多,时间越来越多的交付出去,如果忘了疼痛忘了愤怒忘了平静忘了晴天的颜色,对于人生而言可能都是悲凉庸俗。

他离开很久,也许归来,在整个春夏秋冬里你都深沉而热烈的思念过他,思念不得的你望过飞絮坐穿春牢,等待他叩门出现在你面前。
很多时候我也怀疑过人生的意义,在或多或少或远或近的一生里,为了生计、情爱屡屡受挫的我们需要的是平静可信赖的生活。
信那些你喜欢的东西,它可你让你变得更好。
萨莉亚,谁能像我这样爱你。

01 Apr 2014
 
评论(4)
 
热度(27)
  1. 光脚晒月亮西村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村 | Powered by LOFTER